深圳市通商酒業有限公司
                  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袁仁國的八宗罪! 還有多少人因茅臺倒下?

                  袁仁國終究還是沒有逃過被查的命運!

                  關于貴州茅臺前董事長袁仁國被查的傳言已經在市場上流傳近半年之久,今日終于有了實錘。

                  據貴州省紀委監委消息:日前,經貴州省委批準,貴州省的紀委監委對中國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原副書記、原董事長、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長袁仁國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了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從措辭來看,袁仁國所犯之事相當嚴重,這對近期本已處于風口浪尖的貴州茅臺股價是否會有影響?

                  袁仁國的“八宗罪”

                  據中紀委網站消息,可見袁仁國的“八宗罪”。

                  袁仁國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將茅臺酒經營權作為拉攏關系、利益交換的工具,進行政治攀附,撈取政治資本;

                  大搞權權、權錢交易,大肆為不法經銷商違規從事茅臺酒經營提供便利,嚴重破壞茅臺酒營銷環境;

                  大搞“家族式腐敗”;

                  轉移贓款贓物,與他人串供,對抗組織審查;

                  違反組織紀律,不如實報告個人有關事項;

                  違反廉潔紀律,違規從事營利活動,非法獲取巨額利益;

                  大搞權色、錢色交易;

                  違反國家法律法規規定,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涉嫌受賄犯罪。

                  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認為,袁仁國身為黨員領導干部和貴州省重點國有企業負責人,把黨和人民賦予的國有企業經營管理權當作個人和家族謀取私利的工具,嚴重違反黨的紀律和國家法律法規規定,且在十八大后不收斂、不收手,性質十分惡劣,應予嚴肅處理。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等有關規定,經省紀委常委會會議、省監委委務會議研究并報省委批準,決定給予袁仁國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處理。

                  據貴州廣播電視臺微信公眾號“動靜貴州”報道,5月5日政協第十二屆貴州省委員會常務委員會第十次會議決定,免去袁仁國同志政協第十二屆貴州省委員會常務委員、經濟委員會副主任、省政協委員職務。此次免職距離今日被查,中間僅間隔了16天。

                  貴州人大網站引用貴州日報消息,在2017年1月5日貴州省第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六次會議上,袁仁國被任命為貴州省第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2018年2月,任貴州省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去年,袁仁國辭任茅臺集團董事長時曾表示,主要是因為年齡原因。但隨后業界關于他的傳聞多了起來,特別是去年底,曾有多家媒體報道,袁仁國存在被查的情況。而在此之前,茅臺集團有多位原任領導被查。

                  袁仁國的黑白人生

                  從袁仁國的簡歷來看,他在18歲時就進入茅臺酒廠工作,最初是在茅臺酒廠學習制酒的一名基層員工。他在茅臺工作的時間超過40年,他出任貴州茅臺上市公司董事長也超過17年,擔任茅臺集團董事長有7年時間。

                  袁仁國,男,漢族,1956年10月生,貴州仁懷人,在職研究生學歷,1974年4月參加工作,1982年7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1990年11月—1997年1月,貴州茅臺酒廠黨委委員、副廠長;

                  1997年1月—1998年5月,中國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委員、董事、副總經理;

                  1998年5月—2004年8月,中國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副書記、總經理、副董事長,兼任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董事長;

                  2004年8月—2011年10月,中國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書記、總經理、副董事長,兼任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2011年10月—2017年1月,中國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副書記、董事長,兼任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2017年1月—2018年2月,中國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副書記、董事長,貴州省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兼任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2018年2月—2018年5月,中國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副書記、董事長,貴州省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兼任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2018年5月,不再擔任中國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副書記、董事長,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職務;

                  2019年5月,被免去貴州省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職務,撤銷政協委員資格。(貴州省紀委監委)。

                  袁仁國辭任茅臺之前,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茅臺集團將通過5年時間打造成千億集團,追趕世界酒業第一的位置,跟當前酒企規模排名第一的帝亞吉歐掰一掰手腕。截至2018年,貴州茅臺的營收約為772億元,離他的理想還有一定的差距,然而2011年貴州茅臺營業總收入只有184.02億元。

                  貴州茅臺是枚充滿誘惑的“金蛋”,反腐也未曾停止過。2018年6月24日,貴州省紀委披露,茅臺集團原黨委委員,貴州茅臺原副總經理、財務總監譚定華涉嫌嚴重違紀被查;2014年11月,擔任茅臺集團副總經理不足兩年的房國興亦落馬;早在十幾年前,貴州茅臺當時的總經理、號稱“酒神”的喬洪因巨額財產來源不明被查,最終被判死緩。按此來算,袁仁國應該是貴州茅臺上市之后,被查的第四位高層管理人員。

                  1.jpg

                  袁仁國落馬,茅臺酒經營問題被兩次提及。而這方面,也是貴州茅臺近來遇上的新麻煩。

                  1.jpg

                  兩極分化的評價

                  公開資料顯示,1956年出生的袁仁國是貴州仁懷人。1974年4月,18歲的袁仁國以知青身份進入茅臺酒廠,從此他的生命與茅臺“捆綁”在了一起。工作期間,他又取得了在職研究生的學歷。

                  關于袁仁國,坊間對他的評價一直呈現出兩極化。

                  袁仁國曾經是茅臺這艘巨輪的舵主,土生土長的他有著“釀酒大師”的稱號,他的整個職業生涯都是在茅臺集團。

                  從最基層員工一直干到董事長,這43年中,袁仁國擔任貴州茅臺上市公司董事長達18年,擔任茅臺集團董事長8年。而由他當家的時期,正是茅臺品牌和銷量狂飆突進的時期,上市公司茅臺股份的股票一路飄紅,市值近萬億元。

                  據報道,袁仁國剛接手時,茅臺酒的年銷售收入才只有12億元。而2017年茅臺集團實現銷售收入764億元、利潤總額403億元,茅臺酒股份公司實現營收582.18億元、凈利潤270.79億元。其中茅臺酒營收523.94億元,增長超過48倍。

                  但2017年,袁仁國稅前薪酬77.79萬元,沒有茅臺股票。同時,袁仁國一直提倡員工保持“艱苦樸素”的作風。

                  1.jpg

                  ▲袁仁國在茅臺工廠考察

                  而“勞苦功高”元老身份的另一面,則是他備受爭議的營銷策略。

                  事實上,當年,為了賣茅臺酒,袁仁國就給茅臺編了句順口溜:“中午喝了,下午上班不誤事。喝醉了,睡一覺就好。”這一句話開啟了中國“產品口語化傳播”的先河,順利幫助茅臺渡過了難關。雖然如今看來,這句順口溜非常不合時宜。

                  1.jpg

                  2012年,袁仁國還被曝光違規持有記者證長達4年,并被媒體掛上了“最牛記者”的稱號。

                  在袁仁國的多方努力下,茅臺被貼上了高端、大氣、愛國的標簽,但仍躲不開多次重大“翻車事故”:

                  ● 2012年底,國家整治“三公消費”,袁仁國此前宣稱茅臺三公消費占四成,結果茅臺股價應聲跌了30%;

                  ● 2017年,袁仁國在接受央視財經采訪時表示,尼克松訪華時曾說“茅臺酒好喝能治百病”,結果茅臺馬上因為價格虛高被相關部門點名告誡。

                  傳言不斷

                  2018年4月,袁仁國最后一次出現在公眾視野是在博鰲論壇上。那一次,聚光燈下的他沒有忘記放豪言:“我只能說,茅臺離偉大企業的距離越來越近。”只這一句話,他就把自己拱上了熱搜。

                  豈料話音剛落不過一個月,袁仁國“裸退”的消息就來了。2018年5月,一場臨時的深夜會議讓茅臺閃電換帥,袁仁國卸任茅臺集團董事長、董事、法定代表人及董事會相關職務,由李保芳接任。

                  1.jpg

                  關于“卸任”,袁仁國輕描淡寫地表示,是由于年齡原因而離職。

                  1.jpg

                  ▲外界紛紛猜測,袁仁國的結局到底是會“晚節不保”還是“功成身退”。

                  2019年5月5日,“酒界傳奇”袁仁國的仕途也戛然而止。

                  當天,政協第十二屆貴州省委員會常務委員會第十次會議決定,免去袁仁國同志政協第十二屆貴州省委員會常務委員、經濟委員會副主任、省政協委員職務。

                  他們都曾因“茅臺”倒下

                  茅臺酒距今已有800多年的歷史,是與蘇格蘭威士忌、法國科涅克白蘭地齊名的世界三大蒸餾名酒之一,在中國被尊稱為“國酒”。

                  1.jpg

                  但茅臺酒的金字招牌下面,圍繞著茅臺酒的各種違法亂紀的事件也是層出不窮——

                  以下均是公開資料:

                  ● 2014年茅臺集團原副總經理房國興,被控利用其擔任貴州省仁懷市副市長、市長、市委書記等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額財物,2015年12月15日房國興因涉嫌受賄被檢察機關提起公訴。

                  1.jpg

                  ▲房國興

                  ● 2016年9月,貴州省檢察院以涉嫌受賄罪,對茅臺原財務總監、副總經理譚定華(副廳級)進行立案偵查并采取強制措施。而這距離譚定華以“到齡退休”的原因離職剛過去一年。根據貴州省紀委發布消息稱,譚定華利用職務便利,先后為10多家公司成為茅臺集團的茅臺酒經銷商、供應商等提供幫助,收受財物3460多萬元。

                  ● 另據報道,中化集團總經理蔡希有、解放軍原總后勤部副部長谷俊山、湖南岳陽副市長陳四海等腐敗落馬官員,都多少被曝出些和茅臺酒有關的故事。

                  ● 2018年9月,貴州省委原常委、省政府原副省長王曉光因嚴重違紀違法問題被立案審查調查,更被中紀委定性為“德不配位,寡廉鮮恥”。據報道,王曉光曾多次會見袁仁國,與袁仁國和茅臺公司關系不錯。王曉光愛喝酒,是當地有名的“茅臺忠實粉絲”。

                  “沒有哪個商品像茅臺這樣,跟政治如此緊密。”袁仁國曾說,茅臺在國家政治和外交生活中,發揮了很大的影響和作用。

                  但袁仁國卻沒有將“茅臺的魅力”用在正途上,而是沒能抵擋住“茅臺的誘惑”。

                  正如通報所說的那樣,袁仁國身為黨員領導干部和貴州省重點國有企業負責人,把黨和人民賦予的國有企業經營管理權當作個人和家族謀取私利的工具,嚴重違反黨的紀律和國家法律法規規定,且在十八大后不收斂、不收手,性質十分惡劣,應予嚴肅處理。

                  近期茅臺雜事不斷

                  經銷商被鐵腕整頓 大幅削減

                  近幾年,白酒行業復蘇,高端白酒紛紛掀起漲價潮。2018年春節前后,茅臺酒價格飆升,市場價格一度炒作至2000多元以上。

                  作為茅臺熱銷的既得利益者,有測算顯示,按照目前出廠價計算,每賣出一噸茅臺酒利潤可達百萬,可謂是坐擁金礦。經銷商屢屢被質疑哄抬、炒作酒價的背后推手。

                  在2017年4月中旬的臨時市場工作會上,李保芳甚至痛斥,“極少數經銷商推波助瀾,陽奉陰違,以為到了‘利潤收割期’,主張放開市場調控,賺取的利潤達到了幾百還不滿足,像販毒一樣瘋狂。”

                  整頓經銷商,成為這幾年茅臺一項工作重點。事實上,在李保芳去年擔任董事長的第二天,茅臺醬香酒公司就處罰了17家經銷商。

                  在茅臺一系列改革之中,最為突出的也是經銷商整頓。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貴州茅臺逐步砍掉部分經銷商,多出來的配額改為直營,通過線上和商超直供來滿足市場需求。2018年,貴州茅臺經銷商共減少437家。

                  新成立營銷公司惹質疑

                  在去年底的2018年茅臺酒經銷商大會上,李保芳曾表示,目前茅臺酒臨新的任務,主要是營銷體制的理順和完善,今后一段時期,茅臺酒將不再新增專賣店、特約經銷商、總經銷商。與此同時,茅臺酒將重點擴大直銷渠道,推進營銷扁平化。

                  進入2019年,茅臺清理經銷商的力度,有增無減。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貴州茅臺減少經銷商533家,減少比例達17.8%,其中茅臺酒、醬香系列酒經銷商分別減少39家、494家。有分析認為,從目前的趨勢來看,茅臺經銷商大洗牌或仍將繼續。

                  作為一個標志性動作,本月初,貴州茅臺集團營銷有限公司揭牌,作為茅臺集團的全資子公司,其重點任務集中在團購、商超等終端客戶。

                  但這個舉動同樣引發質疑。因為茅臺營銷公司與上市公司貴州茅臺股份公司,都屬于比肩而立的兄弟公司。事實上,貴州股份早在2000年就成立茅臺銷售,茅臺股份95%控股,負責茅臺全國自營系統下的33家自營公司。市場擔心的是,茅臺股份沒有一點茅臺營銷集團股份,卻又要優先為其提供產品,這會不會與上市公司茅臺股份爭奪利益,將部分本該歸屬于上市公司的凈利潤轉移到集團層面。

                  此事還引來上交所對貴州茅臺下發工作監管函,要求說明與集團營銷公司之間是否可能新增關聯交易。直到5月22日,貴州茅臺也沒有回函。

                  北上資金已賣近131億 

                  5月7日深夜,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連發兩份公告。一是發布關于收到上交所監管工作函的公告。公告要求,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需對成立貴州茅臺集團營銷有限公司相關事宜進行解釋,回答是否可能形成金額較大的關聯交易等問題。二是發布就媒體報道相關事項明確監管要求。

                  在此之后,貴州茅臺股價已經由最高的990元跌到了最低的858.81元,今日收報888元。從滬港通的走勢來看,從4月至今,北上資金對貴州茅臺的態度依然是以賣為主。據媒體顯示,從4月1日到5月22日,北上資金在該股上總計流出約131億元。

                  但中金公司認為,隨著茅臺需求進一步提升,供給緊張,公司提價和放量的內在能力達到近年來的新高度,而市場給予茅臺的盈利預測和估值仍然沒有反映其內在價值,同時集團營銷公司的設立不會改變上市公司的獨立產品定價權,需要依照市場一致定價,并間接推動渠道商開發新的團購客戶而不是在存量客戶中去受益。當前中國白酒進一步走向高端品牌消費升級,推動茅臺和五糧液在高端需求放大,帶動其量價齊升,競爭對手短期內難以在產品定價權方面去撼動茅臺,茅臺在量價兩個方面存在綜合性的競爭優勢,長期同步提升。中金公司給予貴州茅臺最高目標價1250元。

                  有分析人士認為,袁仁國事件可能茅臺股價影響并不會太大,畢竟李保芳已經接捧有將近一年時間,而若能理順經銷商渠道,降低交易成本,通暢交易渠道,對貴州茅臺而言反而加分項。

                  Top 青娱乐在线视频分类6,手机看片高清国产日韩,久热中文字字幕在线,菠萝蜜视频在线观看